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 > 化纤头条 曾经闹哄哄的四大批发市场不复存在、

化纤头条 曾经闹哄哄的四大批发市场不复存在、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5:23 浏览次数:

  原标题:化纤头条 曾经闹哄哄的四大批发市场不复存在、熟悉的服装品牌库存周转天数超过300天,行业悲喜交加、痛痒交集!

  今年以来,纺织业的上中下游各个环节,从原料、生产到销售,日子可谓难过,经济环境,产业转型,社会综合转型,这一切,都倒逼纺织业和其他行业一样同时进入悲喜交加、痛痒交集的时代。

  广州作为制衣企业最集中的城市,诞生了以白马、红棉、十三行等为代表的批发市场。在2018年4月份,广州十三行服装批发市场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租户行动,而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生存下去。

  上海作为南北交通枢纽,毗邻火车站的七浦路则成为辐射华东地区的集散批发市场,更被直接称为“cheap road”,但是,走上中高端服装品牌转型线路的上海七浦路,失去了低价优势,也丧失了人气。

  杭州四季青批发市场凭借低廉的租金,以及连接江浙沪的交通位置,正对钱塘江构成了一条长达1.6公里的V型市场。不过,由于电商带来的便利,导致商品款式雷同化和价格透明化,商品利润不断被削薄,批发市场光景大不如前。

  位于北端的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,可以说是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,为京津数千万人群服务,辐射华北,东北和西北。

  2017年11月末,北京著名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结束了最后的疏散工作;11月30日,北京动批地区11个批发市场和1家物流公司相继关闭,动批成为历史。

  “以往像现在这种季节正是批发夏装的旺季,市场每天都熙熙攘攘挤满了人,但这几年来客流明显下降,有时候每月卖出去的衣服都不够交档口的租金。”

  “像我这样不到10平的档口,租金已经从去年的每月7万,上涨到9万,涨幅将近30%,而对比强烈的却是越来越难做的生意。甚至已经有不少店主放弃租一个独立的档口,而选择与其他人合租共用一个档口。”广州十三行的服装店老板蔡先生反馈。

  “现在实体服装店普遍都受到冲击,之前的老主顾都相继关店了,哪里还剩下多少批发生意?”杭州批发商王可透露。

  近日,曾经最为熟悉的女装品牌拉夏贝尔,频频爆雷,股价严重下跌52% ,目前市值约为24亿港元,不禁引人深思。还有一家,曾经的女鞋巨头达芙妮,市值已由最高峰时市值从170亿跌落至4.7亿港元,更加令人嘘唏。

  18年下半年开始纺织服装行业整体的增长趋势趋缓,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到19年。19年1-5月份鞋服针纺累计增长2.6%,增幅较18年同期下滑6.5个百分点。

  消费者可支配支出及消费意愿降低,对消费起了明显的抑制作用,特别是对可选消费品影响较大(服装、化妆品及金银珠宝增幅均较去年同期下滑)。

  海澜之家业绩及净利率均高于3个品牌,但是库存成本超过95亿元,库存周转天数超过300天,远高于三个品牌。

  中高端服装品牌库存周转天数普遍高于大众休闲品牌,基本均高于200天,安正库存周转天数超过365天。但是地装库存周转天数只有168天,且该品牌净利率达到27%以上,远远超过上市品牌,达到行业均值的2倍。

  安踏18年销售收入达到241亿元,且库存周转天数只有80天,保持较好的发展势头。旗下品牌FILA同店18年-19年均保持70%以上的增长率。

  在消费遇冷的大趋势下,看似受影响相对较小的也在受到影响,国内服饰消费需求不足市场疲软,很少有人愿意买衣服;服饰企业正在因为需求不足这一问题带来了库存周转问题,库存周转天数延长,企业需要为之付出仓储费用,现金流也在因此承压。

  纺织和服装本是唇齿相依的行业,7月以来,淡季深入,苏州市吴江地区面料商缺乏批量性大单,多以小单为主。

  织造厂家走货速度缓慢,坯布库存仍处于高位。吴江地区一家做纺织企业负责人透露,今年以来内销订单情况尚可,外贸订单却寥寥无几,较往年减少80%的订单量。

  广州地区是现货成品企业聚集地,但那些企业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据了解,夏季淡季以来,有不少现货成品的门市部无人问津,已关门放假。目前纺织企业外贸接单难度大、库存压力大。

  随着近几年来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和市场趋于饱和,竞争日趋激烈,因为纺织行业明显已经到了一个彷徨焦虑的十字路口,需要质变型的突破,期待快速的综合转型。然而在这个科技、文化、经济全方位面临复杂转型的时代,一个产业期待的安全转型,显然不么轻松。

  纺织企业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更应该内功,从产品定位、商品企划、供应链管理等方面进行精细化管理,让业绩及库存、现金流维持相对健康的水平。